• <tr id='u7uw6'><strong id='u7uw6'></strong><small id='u7uw6'></small><button id='u7uw6'></button><li id='u7uw6'><noscript id='u7uw6'><big id='u7uw6'></big><dt id='u7uw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7uw6'><table id='u7uw6'><blockquote id='u7uw6'><tbody id='u7uw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7uw6'></u><kbd id='u7uw6'><kbd id='u7uw6'></kbd></kbd>
    <dl id='u7uw6'></dl>

    <acronym id='u7uw6'><em id='u7uw6'></em><td id='u7uw6'><div id='u7uw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7uw6'><big id='u7uw6'><big id='u7uw6'></big><legend id='u7uw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span id='u7uw6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u7uw6'><strong id='u7uw6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u7uw6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u7uw6'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u7uw6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<i id='u7uw6'><div id='u7uw6'><ins id='u7uw6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被群嘲的《知否》,有個難得的優點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誰也沒想到,預定瞭年初劇王的《知否知否,應是綠肥紅瘦》,會淪落到口碑收視都不盡如人意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這部劇原本的噱頭不小,正午陽光出品、《戰長沙》制作班底、馮紹峰趙麗穎婚後首作、男二又是“鎮魂女孩”們的心上人朱一龍。

            但目前播出瞭22集(一共73集),豆瓣評分卻從8.2持續下跌至7.6,昨晚的收視率才在CSM55城登頂破1。

            小編同意有觀眾說的,這部劇比較慢熱,劇情正漸入佳境,但顯然,它離“大爆”還有一段距離,很多路人還處於沒看就想打負分的憤懣情緒中。

            風評不佳,主要是不註意臺詞細節導致的,具體表現在隻要你的朋友圈裡有語文老師,就應該聽過“《知否》是一部高考病句真題庫”的說法。

            比如亂用成語,說女主是老太太“手上的掌上明珠”↓↓

            “掌上明珠”本意就是“手上的明珠”,非要在前面再加一個“手上”,是說手上又長瞭一隻手?

            再比如成分贅餘,“臨來的之後(時候)”可能是字幕有誤,可“就聽過一些耳聞”也不大對勁↓↓“耳聞”不就是聽到的話嗎?

            另外,一些特定的稱呼也被弄反瞭。主人傢竟會對客人說“款待不周”↓↓

            要知道,“款待”是客人對主人道謝時說的話,意思是主人傢招待得非常好,哪有主人傢用褒義詞自謙的道理?

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網友們還發現瞭一些發音錯誤:“叨擾”被讀成“dao擾”(正確應是“tāo擾”);“似的”被讀成“si的”(正確應是“shì的”)……

            對於這些問題,導演張開宙回應主要責任在他把關不夠嚴格,之後或是修改字幕或是補錄配音,“不會讓它一直放在那兒”,也算是給瞭觀眾一個交代。

            改好臺詞的文法錯誤,攝影出身的張導在其他方面其實做得挺不錯。

            像古代民俗的展現,納征、聘雁、投壺、馬球……不看《知否》,現在的年輕人可能對這些活動很難有畫面感。

            再說場景,《知否》的原著是架空朝代,電視劇則選擇將時代背景貼近北宋,所以劇中出現的宅院建築、傢具擺設、服飾發型等多符合宋代美學。

            加上低飽和度的色調,整部劇出來的氛圍是很沉穩內斂的。

            觀眾被一處處精良的中式風格場景深深吸引,也不忘跟著劇情走向,挖掘各式人物的閃光點,或褒或貶,構成一幅生動翔實、能解讀出萬千內容的群像圖。

            比如盛老太太、孔嬤嬤、常嬤嬤這三位奶奶輩狠人組成的“硬核奶奶團”↓↓主業搞教育,副業辨是非,對待傢裡的“妖孽”輕易不出手,一出手就是絕殺。

            圖[email protected]臉蛋天才東銀優(下同)

            論講道理,她們從來沒輸過。

            靶子呢,就是劇裡四位貌美心歹的“白蓮花”。她們要麼“情深不能自抑”,要麼“柔弱不能自理”,可以組團拍一部《白蓮花園》,又名《白蓮物語》。

            有觀眾被這幾朵“白蓮”氣得不行,轉頭就給“瞎眼四子”之一馮紹峰送瞭眼藥水(馮在微博上還真的認領瞭),另一邊,他還被主演瞭《回傢的誘惑》↓↓

            觀眾對他們的愛恨取決於這些角色的豐滿,而作為一部IP改編劇,人物的塑造或許並不是重點,因為《知否》原著裡早就把他們刻畫得活靈活現、惹人掛念瞭。

            劇組要考慮的,是怎樣把他們的性格具象化,怎樣把他們的故事呈現出來,怎樣讓故事傳遞的態度貼近現代人的價值體系,吸引到更多觀眾的註意力。

            這些跟一幹主演並無關系,不管是老戲骨還是小花鮮肉,他們的演技反倒退居次位瞭。

            尤其是在改瞭“穿越”的女主設定之後,如何讓趙麗穎扮演的盛明蘭在劇中顯得與眾不同,又不像市面上那些開瞭金手指的瑪麗蘇女主,是個難題。

            對此,《知否》的前幾集其實已經有所暗示——加瞭一段小明蘭與庶母衛小娘生活的時光,小娘臨死前將自己繡的《李娘子鎮守娘子關》留給瞭女兒。

            畫中的李娘子是唐高祖李淵的女兒平陽昭公主,才貌俱佳,領兵打仗也不輸給任何男子。她是歷史上唯一一位以軍禮下葬的公主,也是唐朝唯一一位建立女子軍隊、為自己父親建立帝業的公主。

            雖然女子的性別地位在那時不被看好,但李娘子憑借自己的智慧和膽識贏得瞭天下人的愛戴。這幅圖陪伴瞭明蘭一生,其實也是整部劇的點睛之筆。

            ——小娘的慘死告訴她,如果自己不強大,一味地依附別人不會有好下場;而李娘子的故事也證實瞭,女子不必仰仗他人生存,“一介女流”一樣可以抵禦百萬雄兵,氣魄不輸男兒。

            這一幕,和戰亂之際小秦氏火燒侯府、明蘭攜傢丁保衛傢園的後文相呼應。

            暗示瞭明蘭區別於當時封建社會下傳統女子的女性獨立思想,也表現出明蘭的大義果敢是從小就有的,化解瞭她不是穿越而來卻有這種進步思想的矛盾。

            不少觀眾認為,比起之前風靡的很多大女主劇,《知否》劇裡的盛明蘭才該是現代女孩們會高看一眼的“大女主”,有膽有識有見地,表現在哪裡?

            從她與老太太爭論“讀書無用”的那段就能窺得一二。

            當時正統的說法是“女子無才便是德”,原著裡才女的下場也是一個比一個淒慘,但編劇改瞭這一點,讓明蘭在老太太面前表明態度:

            “讀書無用論”就是希望女人們一輩子渾噩愚昧、乖巧聽話好擺佈的騙局。

            老太太聞言也收起瞭假意勸勉的語氣,極力肯定瞭孫女這番話,說“不願女子讀書是短見”,並進行瞭一波側面論證。

            在這個語境下,讀書,不單單是吟詩作對、寫些酸不拉幾的文章,而是通過書本增長見識,對傢事國事都有自己通透、理性、長遠的見解。

            不管是世傢大族,還是販夫走卒,能多讀書,總是沒有壞處的。所以,盛傢為瞭子女教育,請瞭有名的學究來給孩子們上課。

            一次課上,學究讓這群孩子發表一下自己對“立嫡長還是立庶賢”的看法,明蘭的回答驚艷全場↓↓

            甚至在父親被皇帝叫去訓斥時,救瞭父親一命↓↓

            在那個大的時代背景下,當傢做主的男人都是壓抑的,被各種君君臣臣的枷鎖壓制著人性,連皇帝都不能例外——幼子剛剛夭折,就被百官逼著過繼宗室的兒子為嗣。普通女子又能如何呢?

            物極必反,盛唐之後的宋代是一個理學逐漸開始束縛女性的時代,也是女性面對社會地位下降、自由被限制卻又抗爭失敗的節點。

            為瞭體現女子生存的艱難,《知否》特地加瞭一場打馬球的群戲。

            明蘭在小公爺(朱一龍飾)的幫助下為閨中姐妹奪回亡母遺物,出盡風頭後卻被父親責罵罰跪。這段劇情也是原著沒有的,為的不是體現女主文體兩開花,而是借此表明那時候女子的才情無處施展,隻能用投壺打球、插花做茶消磨。

            這場戲裡,明蘭與小公爺的感情線也有著突飛猛進的發展,可裡面同樣寫滿瞭“女子不易”的心酸。明蘭拒絕得越幹脆,這種感覺就越無奈。

            小公爺早就屬意明蘭,隔著帷帳委婉地表示思念↓↓

            明蘭使出瞭“躲×1”技能,裝作沒聽見他的後半句↓↓

            小公爺繼續進攻,直接提起瞭明蘭偷偷給他繡的護膝↓↓

            明蘭使出瞭“躲×2”技能,否認前還左右察看瞭一番,怕他的話被人聽見↓↓

            “小公爺說話要謹慎,我沒有送你什麼護膝。”若是旁人知道瞭自己給外男送這麼親密的東西,她盛傢六姑娘的名聲還要不要瞭?

            兩人頗為幼稚地展開瞭“你有”“我沒有”的復讀機辯論,眼見場面失控,小公爺又把話題轉到瞭這次的遊會上,告訴明蘭這次相見的機會是他爭取來的↓↓

            之後,“癡情種”形象上線,小公爺很明確地對明蘭表白瞭↓↓

            面對居老師這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明蘭十分感動,然後說:你是吃醉酒瞭嗎?

            無奈,遊會結束後,小公爺又在盛傢休息的寺廟裡等她,並問出瞭心聲↓↓

            明蘭這才告訴他,這個社會上男女地位的差距:女子在感情裡稍一主動,就會付出慘痛的代價,動輒身敗名裂,跟他們男人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並且以馮紹峰扮演的顧二叔為例,論證浪子回頭依然能出將入相、封妻蔭子↓↓

            但如果換做是女子,絕對不可能如此。

            就好比如今他倆共處暗室,要是傳瞭出去,兩人的結局也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對於小公爺而言,這不過是一樁風流韻事,沒有大礙。而她這個六品小官的庶女呢?眾口鑠金,“一人一口唾沫星子就能淹死我”。

            不僅自己活不瞭,傢人也要跟著遭殃↓↓

            “同一樁事情,代價何等懸殊。”

            這不僅是在宋代苦苦掙紮的盛明蘭的有感而發,相信數百年後的女同胞們依然深有體會——她們明明有著不輸男性的才能,卻仍是弱勢群體,與男性在社會地位和人身自由上差距很大。

            為瞭追平起跑線,她們不得不更勤奮努力、獨立自主。

            所以明蘭避小公爺如蛇蠍,就是不敢賭罷瞭。顧二叔能後來居上、成為明蘭最終的歸宿,或許也是因為他懂得“宅院就是女子的戰場”,更懂明蘭的苦處。

            劇中能體諒“女子不易”的男子並不少,像是盛老太太故交的孫子賀弘文,就能從祖母的不如意中推出當下女子的處境:能走的路沒幾條,又陡又窄。

            理解是一回事,如果能對親近的女性施以援手就更好瞭。

            明蘭的二哥盛長柏就是這樣,當媳婦兒被老媽刁難↓↓

            他會站出來幫忙說話,一番言論溫和又得體,讓父母都挑不出刺來↓↓

            不管是書粉還是觀眾,都一致認為盛長柏是“全場最佳老公”,無非是覺得他在那樣的社會環境下還能理解尊重妻子、願意為傢庭分擔責任,相當瞭不起,多少活在現代的男人都不一定能做到。

            說到這裡,大夥兒應該明白小編想表達的東西瞭。

            小說影視化本來就要有取舍、有詳略,目前看來,《知否》改編得可以說是比較成功的,尤其是中心思想對現代價值體系的貼合,並沒有水土不服。

            就這一點,已經高過不少IP劇的表現瞭。

            畢竟,改編後的故事可比一個現代人魂穿去古代後,逐漸接受男尊女卑、嫡庶之別、父母之命這些老舊思想,努力在壓抑人性的條條框框下鬥到高位,“正”得多瞭。

            不是說原著不好,以現在的三觀去衡量8年前的小說,沒有意義,也並不可取。但如果能出於良善的目的稍作改動,樹立一個進步的女子典范,豈不是更好?

            就像顧二叔說的那樣,那時候“女子的戰場隻是不在馬背上而已”,咱們不妨換個思路,有點耐心,以一個古代人的視角領會她們的生活智慧。

            ·END·